世界上最早的纸张是古埃及纸莎草纸,至今保存最久的纸莎草纸有4千多年之久。

世界上最早的纸张是古埃及纸莎草纸,至今保存最久的纸莎草纸有4千多年之久。相传由古埃及著名大宰相伊莫贺太普所创。

但不幸的是,自从古埃及人消失之后,这种工艺就在埃及失传了。直到公元1966年第一任埃及驻中国大使哈桑·拉杰布按照中国造纸的传统工艺又重新在埃及恢复了纸莎草纸加工工艺。

作为中埃建交后的第一任埃及驻华大使,拉杰布与中国情谊笃深。出使中国期间,有一次走出北京到外省去参观。在一个偏僻的农村,他看到农民用手工方式在造纸,原料是毛竹。他仔细观察、询问了造纸的全过程。回到北京之后,他查阅历史资料,发现这种造纸的方法同公元二世纪初东汉蔡伦发明的造纸术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时间过去一千八百多年,在机器造纸术的应用相当普遍之后,中国传统的手工造纸术在民间竟还被保留下来。

中国古老的造纸系统和工艺使他想起了在埃及早已失传的莎草造纸,鉴于自己的工程师背景,埃及政府责成他报回一份关于中国造纸厂的报告。在准备报告的过程中,他开始对中国家庭作坊式的小造纸业系统进行研究,认为其工艺非常适合复兴纸莎草纸制造业,并建议埃及政府发展类似的造纸系统。不过,对于他的建议,政府并未采纳,于是,他决心自己创办这一系统来拯救古老的纸莎草造纸术。

1964年,拉杰布索性辞去官职,专心于造纸术的研究。只是,困难重重。最严酷的现实就是造纸原料纸莎草在埃及已经绝迹。没有造纸原料,造纸根本无从谈起。他沿着尼罗河,溯流而上,终于获悉这种植物在邻国苏丹南部仍有繁衍,那一刻,他知道,恢复这种消失2000多年的文化传统的机会来了。他把苏丹的纸莎草移植到开罗南郊尼罗河上的雅克布岛进行试种,但是结果很残酷,竟然没有一株成活。

他没有气馁,进而改作对进口纸莎草的根部进行试栽,数年的精心栽培,纸莎草终于在埃及复活了。

但是,关于古造纸技艺和工序依然无章可循。拉杰布却知难而进,潜心钻研,查阅历史书籍,与专家们进行交流,认真学习古墓画,细心观察从法老古墓中发现的纸草文书的纹理,并借助中国家庭造纸作坊的传统工艺进行实验。

经过研究、分析、综合、试验,他总结出一套莎草纸再造的工艺,制造出一种色泽淡黄、纹络分明、疏密有致、酷似中国旧时粗麻布那样的纸张。把这种纸张同埃及古墓中出土的莎草纸一比,他惊喜地发现,两者几乎一模一样。他终于成功了,时为1966年。货真价实的纸莎草纸重新被仿制出来,阔别久矣的纸画重获新生。在发掘造纸工序的过程中,拉杰布俨然成为了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画家,并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纸莎草纸的再生之父。

为了使历经艰辛研究出来的造纸术不再失传并流传下去,1970年,他自筹资金,办起了“拉杰布纸莎草纸博物馆”,日复一日地展出各种精美的高档纸草画和纸莎草纸的生产流程 ,成为了展现古埃及文明的窗口外。1984年,拉杰布又在位于吉萨金字塔附近的尼罗河岛上建立了占地约200亩的法老村,村内种植了大量纸莎草和以传统方法制造纸莎草纸、绘制纸草画的作坊,展现着几千年前古埃及人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画面。

这个事件实在太明显的告诉世人,中国的造纸工艺和古埃及的造纸工艺本来就是一脉相传下来的,只不过纸莎草这种植物在中国不能生长。而汉朝的蔡伦,历史书上是这么说的“蔡伦总结西汉以来造纸经验,改进造纸工艺,利用树皮、碎布(麻布)、麻头、鱼网等原料精制出优质纸张,于元兴元年(公元105年)奏报朝廷,受到和帝称赞,造纸术也因此而得到推广。”

很显然造纸术不是蔡伦发明的,他之前一直有人在尝试造纸,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材料。也就是说,中国的造纸是先有技术后才有的成品,那么,这个造纸的技术是哪里来的?为什么同样的技术被埃及大使学走后用在埃及纸莎草上一下子就成功了?

我们来看看莎草纸的制造过程:

原料纸莎草(是不是很像中国的竹子)

把纸莎草的根茎切成一片一片的形状拼接起来(如图):

从这个制作过程中的半成品,或许大家已经看到中国古代竹简的原形了。是的,莎草纸制作的前半截步骤几乎就是中国古代竹简的制作工艺。古埃及人来到中国,找了和莎草长的差不多的竹子,以同样的工艺制作了竹简,这就是中国最早模仿埃及的工艺制造的“纸”-竹简。

竹简

但是,竹简的特性终究不如纸莎草片,拼接的莎草片在水中浸泡后会变得柔软,然后就以碾压的方式使莎草纤维混合交织到一起(如图):

中国原产的竹子,很显然就不能完成上述的碾压过程了(这么一压就粉碎解体了)。

最后经过晾晒干后,一张莎草纸就做好了:

可不可以这么推论,由于纸莎草这种植物的纤维特性,所以它不需要经过制浆的过程就可以生产出纸。而在中国找不到这种植物,于是逐渐模仿着埃及纸的样子就地取材,先是用竹子模仿出来了竹简,后来直到发明了制造纸浆的技术,才在材料上完全替代了纸莎草。

早期的中国纸(左)和古埃及莎草纸(右)几乎一致

不仅仅中国纸和古埃及纸相似,中国书法也和古埃及僧侣体书法从形状到书写格式(从上到下,从右到左)都非常的一致:

古埃及僧侣体书法和中文草书对比(远看几乎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