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谈论中国现代化过程中,各种先进西方技术的输入,是如何改变了中国社会和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仿佛中国对于人类文明的贡献低到可怜。

很多人谈论中国现代化过程中,各种先进西方技术的输入,是如何改变了中国社会和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仿佛中国对于人类文明的贡献低到可怜。对于中国古代的四大文明,仿佛只停留在一个简单的概念上,陈旧、古老甚至酸腐不堪,除了几个汉学家和小学生作文之外,谁也不把四大发明当回事。

我们来看看造纸术这个发明吧。

造纸术是由中国东汉时代的蔡伦所发明。造纸术被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是促使人类文化传播的伟大发明。

蔡伦于汉明帝永平末年入宫,汉章帝建初年间担任小黄门。汉和帝即位之后升任中常侍,参与国家机密大事的谋划。

蔡伦担任尚方令之后,负责监督宫廷物品的制作。在蔡伦之前,书籍文档都是用竹简来做书写载体的,后来出现了质地轻柔的缣帛,但是用缣帛製纸的费用很高昂,而竹简又笨重,于是蔡伦用树皮、破布、麻头和鱼网等廉价之物造纸,大大降低了造纸的成本,为纸的普及准备了条件。汉和帝元兴元年(105年),蔡伦的造纸术向全国各地推广,汉安帝元初元年(114年),朝廷封蔡伦为龙亭侯,所以后来人们都把纸称为“蔡侯纸”。

蔡伦的造纸术解决了书写载体的三个问题。他发明了用树皮、破鱼网、破布、麻头等作原料,改善了造纸工艺流程,制成了适合书写的植物纤维纸,才使纸成为普遍使用的书写材料。这种纸很便宜,质量高,原料又很容易找到,所以逐渐被普遍使用。蔡伦虽不是最早发明纸的人,但他确实是人类造纸史上最重要的人,相当于瓦特之于蒸汽机,爱迪生之于电灯!

中国造纸技术在西方的传播顺序,先为纸张和纸制品,其次才为造纸技术。考古发现证实,早在西汉时,纸就已经传播到朝鲜。大约公元四世纪末,造纸术传入朝鲜和越南。到了7世纪,产自朝鲜半岛的“高丽纸”已经为中国文人所喜用。公元610年,朝鲜僧人昙征将造纸术献与日本摄政王圣德太子,日本人称昙征为“纸神”。公元9—10世纪,造纸术经丝绸之路传到西域,并由此传入印度,开始出现纸质的佛教经卷。

在公元8世纪751年,唐朝高仙芝与大食国(当时的阿拉伯)爆发怛罗斯战役,战败的唐朝士兵俘虏中有懂得造纸的工匠,造纸术便传入了西方;首先在撒马尔罕(今乌兹别克境内)建立了中东第一个造纸作坊,794年巴格达出现中东第二个造纸作坊,造纸术由此传到阿拉伯地区[2]。

12世纪初传入西班牙,最初由阿拉伯人在克萨蒂瓦建立了造纸厂,1157年基督徒在比达隆建立造纸厂。意大利在12世纪就用阿拉伯人输入的纸,到1268年才在布里亚诺建立第一座造纸厂,其后,在1293年波洛尼亚、帕多瓦、热那亚等地相继出现造纸厂。14世纪传入法国,1348年特鲁瓦出现法国第一家造纸厂。德国从13世纪已经由意大利进口纸张,1390年在意大利人协助下在乌尔曼·施特罗梅尔建立第一座造纸厂。荷兰在1586年在多德雷赫特建立造纸厂。英国在14世纪初由意大利进口纸张,1495年约翰·泰特(john tate)在芬·迪顿建立第一所造纸厂,到了17世纪末,英国约有百来家造纸厂。

我们再从时间表上来看一下造纸术对于文艺复兴的意义:

1150年造纸术传入西班牙(注意这是指造纸术,纸的传播应早于造纸术);

1274年造纸术传入意大利(1350年传到法国,1390传到纽伦堡,1494年传到英国);

1307年但丁写作神曲;

约1350年在意大利、法国等地开始有书籍出售;

1353年薄伽丘出版《十日谈》;

1387年乔叟出版《坎特伯雷故事集》;

1445年古登堡首次在欧洲活字印刷宗教诗歌;

至于马基雅维利(君王论1513)、马丁路德(95条纲领1517)、拉伯雷(巨人传1543)、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1591)、塞万提斯(堂吉诃德1605),那就更晚的多了。

如果没有纸的传入,但丁、薄伽丘等人的著作最多只能以羊皮纸抄写,大师之作密存在教会的殿堂之内、阁楼之中,其人文主义思想就不能藉由书籍和纸质复制品在民众中形成社会变革的思潮,诞生举世闻明的“文艺复兴”运动。

不过,虽然欧洲人虽然学会了造纸,但纸的质量在很长时间内一直没法上去。为了解决欧洲纸张质量低劣的问题,法国财政大臣杜尔阁曾希望利用驻北京的耶稣会教士刺探中国的造纸技术。乾隆年间,供职于清廷的法国画师、耶稣会教士蒋友仁将中国的造纸技术画成图寄回了巴黎,中国先进的造纸技术才在欧洲广泛传播开来。

东西方文明在交流和碰撞中,不止有相互竞争的关系,也有相互的滋润和促进。人类文明进程得已加速,是一个正面的事情。谈论山寨问题,我们还真不用脸红。

纸草纸

由于纸草纸的名称和纸接近(英文纸草纸papyrus和纸paper也接近),就有人混淆二者,有意或无意贬低中国人发明造纸术的伟大意义。

纸和纸草纸有着根本的区别。纸草纸只将一种植物纸草去皮、挤压后粘连而成,其纤维并未分解,仍然保留自然的次序。从原则上说,纸草纸和中国的竹简、印度的贝叶相同,都是对自然存在的植物材料进行了简单的加工而成。而纸在生产过程中的关键是打破了植物纤维的原有排列,使之重新无规则交叉排列,根本上不同于纸草纸和以往的其它其它文字载体,这样就可能有大量不同类的植物用于造纸。

纸草纸只有在埃及的干燥气候下才可以很好的保存。纸草纸文卷暴露在阳光下,会自燃焚毁,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中又会迅速发霉,根本无法推动知识的传播。在蔡伦造纸术发明之前,希腊和意大利都曾大量引进莎草纸,却连半年都保存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