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瞰枫竹坝。在大方县绿塘乡的龙苍坪北边山下,有一个名叫枫竹坝的地方。

鸟瞰枫竹坝

在大方县绿塘乡的龙苍坪北边山下,有一个名叫枫竹坝的地方。这里因生长着许多枫竹而得名。一丛丛的枫竹,任性地长在丘陵上、山洼里。阵风吹拂下,只见竹林随风起伏,如波如浪,美丽壮观。

宽大的枫竹坝,居住着该乡高潮村长岩脚组、山脚组、枫竹坝组的200多户村民。座座房舍在满是枫竹的几山几凹之间,在林木繁荫,秀竹丛丛的陪衬下,村寨的景致显得相当不错。

造纸用的窑子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居住在枫竹坝的村民,在过去的岁月里却“吃竹”。也就是村民依靠地方连片生长枫竹的优势,用古老的造纸术把枫竹制作成冥钱纸出售,养活了枫竹坝的好几代人。

“现在存在的枫竹林,还有百数亩之多。以前,我们这几个村组,有造纸作业的人家占百分之九十以上,几乎全部人户都来造纸。”当地小学退休老师张先生告诉笔者。

经了解,枫竹坝的村民造纸是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由寨上派人去四川请造纸师傅来传授工艺,开办纸厂。

做纸用的槽子

据当地人讲,造纸工艺十分复杂,每造出一张纸都很不易。

春天过后,枫竹笋子开始陆续长出。当竹枝上开始长叶的时候,造纸的人家就把竹子砍了,成捆的背回来,放在石上捶破成丝,裹上石灰,然后用窑子上的大锅加大火煮上一个月左右,这是头道工序。

接着又在大锅里边翻搅竹丝边进行二次熬煮二十来天,才用牛拉着石碾子来碾碎煮过的枫竹。竹子被碾得很细成丝绒了,把它放入槽子,然后加入从远方买来的杨桃根,把枫竹丝进一步分质,再用帘子(做纸用的工具)在水里抄出一层又一层的薄薄的竹丝纸坯,放在太阳下晒干。

之后,放入用石灰粉刷的长2米多,宽1米左右的坑里,用坯火烘干,最后揭层打捆,等待商贩来购买。有的人家直接运到临近的集市上去零售或批发。

枫竹坝一角

枫竹坝的村民做纸,以前是集体统一制做,后来分开成个体户制做。那个时候,枫竹坝村寨里“咚咚”的捶竹声,“吱吱”的碾子声,大锅里“哧哧”冒出的蒸气,匠人的吆喝声,组成了一首首古老的歌谣。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这里的造纸成本上涨,村民觉得外出打工比造纸的经济效益好,就纷纷出门打工了。“现在,我们这个地方,只有个别人家还保留着造纸用的槽子和石碾等器具,而大部分人家的造纸用具都找不到了。”当地村民说。

如今,在枫竹坝除了村落和山野之间丛丛的枫竹外,很难找到造纸作坊的遗迹。这个古老的原始造纸行业,在枫竹坝也画上了“句号”。

据了解,绿塘乡位于大方县西部,东邻高店乡,南接鼎新乡,西与金海湖新区岔河镇、纳雍县厍东关乡相连,北抵文阁乡,东北长16.5公里,南北宽5.2公里,属喀斯特地型带,山体切割深,海拔高差悬殊(最高海拔2325米,最低海拔1450米),气候湿润,是该县典型的高寒山区,距大方县城33公里,距毕节市区50公里。绿塘乡矿产资源丰富,具有良好的发展潜力。(文/图 彭忠江)

毕节发布

编审:金明忠

编辑:黎荣

见习编辑:郭力艳